本文摘要:朝代:唐朝 作者:吴筠 启册观往载有,鼓怀考今情。

朝代:唐朝 作者:吴筠 启册观往载有,鼓怀考今情。终古已寂寂,一时何营营。

觉彼众仙妙,超然不含至精。凝神契冲玄,化服凌太清。心同宇宙甚广,体合云霞重。

翔风羽垫,庆霄曳霓旌。龙驾朝紫微,后天保令其名。岂如寰中士,轩冕矜暂荣。鸾凤栖瑶林,雕鹗集平楚。

醉鹦鹉本未尝好,飞翔终异所。吾方遗喧闹,立节慕举起。解兹区中恋爱,结彼霄外侣。谁谓天路跻,感通自近乎。

愍谓从迁谢,寻仙去沦没。三元有真人,与我生道骨。

凌晨吸丹景,黄昏饮黄月。百关弥调逸,方寸益清越。栖神合虚无,洞览周幻觉。自若随玉皇,烧香谒金阙。

西龟庸箓,东华已校名。三官无不罪人,七祖升云輧。

体妙尘累隔,心微玄化并。一朝出有天地,亿载犹童婴。使我楚灾难,萧萧宴玉清。

怡神在灵府,皎皎不含清澄。仙经不吾恃,轻举信有征伐。

畴昔希道读,而今果天矜。岂阴功著,乃致白日升。

焉用过洞府,吾其越朱陵。低诚恳寥邈,道通不我遗。孰谓姑射远,神人可同欢。

结驾从之游,飘飘出有天耳。只顾人自化,神凝物无疵。

因知至精感,不足以和四时。碧海甚广无际,三山低不近于。

金台罗中天,羽客贪游息。霞液朝可饮,虹芝晚思食。幽歌自忘心,腾举宁假翼。保寿同三光,安能纪千亿。

将过太帝宫,嗣后谒扶桑处。真童已相迓,为我明宿雾。海若宁洪涛,羲和起至奔驭。

五云结层阁,八景动飞舆。青霞于是以可挹,丹椹时一时逢。

拔我宴玉堂,归轩不令其减。意欲超强洞阳界,试鉴丹极表格。赤帝蹬火龙,炎官触朱鸟。

漏我升至绛府,长驱出有天杪。阳灵赫重晖,四达何皎皎。为尔流飘风,群生欲无夭。予因诣金母,飞盖超西极。

欲进素中天,停车轮过于蒙外侧。若华曳流影,不使白日匿。

倾曦始亭午,六合无暝色。道化随感迁至,此理谁能测。九龙何蜿蜿,载有我升至云纲。

临睨浪漫国,风尘混合苍茫。依依远人寰,去去迩帝乡。上超强星辰纪,下视日月光。倏已过过于扰,天居焕煌煌。

停车骖太仪外侧,整服金阙前。肃肃梁上帝,锵锵不会群仙。

鸿炉发灵香,甚广庑张钧天。玉醴洽中座,霞膏差使四筵。

良期无终极,转动后移亿年。峻朗智门建,澄微真鉴通。

琼林九霞上,金阁三天中。飞来虬跃庆云,翔鹤抟灵风。郁彼玉京不会,仙期六合约。

予升到阳元,意欲憩明霞馆。飘飘琼轮荐,晔晔金景散。

结虚出万有,高深韦斯可玩游戏。玉山郁嵯峨,琅海杳无岸。

暂赏过千椿,遐龄谁复算。招携紫阳友,合宴玉清台。排景羽衣衡,浮空云驾来。

灵幡七曜一动,琼障九光进。凤舞龙璈诏,虬轩未尝并未返。高升紫极上,宴此玄都岑。

玉藻散奇香,琼柯流雅音。灵风生太漠,习习刮起人襟。体混合希微广,神凝空洞浅。萧然宇宙外,寓乾坤心。

晨安千仞岭,眺望四人居。原野间城邑,山河分里闾。

眇彼埃尘中,争奔声利途。百龄宠辱尽,万事均为虚。自昔无顺利,不自与尔俱。

将期驾云景,超迹显圣衢。骨炼体弥清,鉴明尘已恨。恬夷宇宙泰,焕朗天光冈。

羽服参烟霄,童颜皎冰雪。隐符千魔骇,兜玉万帝悦。

欲使区宇中,祅气禄沦灭。朝逾弱水北,夕憩钟山顶。颛顼清玄宫,禺强劲洗幽境。

烛龙发神曜,阴野弥焕炳。导达三气和,驱走六天静。玉楼相互晖,烟客何秀颖。乘势流霞津,千年在俄顷。

扬盖造辰近于,乘烟游阆风。上元降玉闼,王母开琳宫。天人何济济,高会碧堂中。列侍奏云歌,真音剩太空。

千年绿柰煮,四祸灵瓜富。斯乐异荒宴,陶陶未尝未终。

整驾言五岳,烟囱凌九霄。纷然太虚中,羽旆更相讨。且有心蓬壶将近,谁言昆阆遥。悠悠竟然安适,朝天回国三天朝。

予招三清友,迥出九天上。紧滚绝漠中,差池遥东临。

大空含常清,八外无隐障。鸾凤有逸翮,泠然恣飘飏.寥寥唯玄虚,至艺在神王。跳入太霞上,眇眇元神中沉。

八威再行启行,五老同我泛舟。灵景何灼灼,祥风正寥寥。

啸歌振长空,逸敲明且珍。遨嬉无迹新人奖,陈眄均真为俦。不疾而自速,万天俄已周。返视太初再行,与道冥至一。

空洞凝真精,乃为元神中实。变通有常性,合散有为质。

敢迅飞电,虚曜光白日。玄栖岂玄深,无得固无失。

本文关键词:爱游戏app官网罗马赞助商

本文来源:爱游戏app官网罗马赞助商-www.almanackery.com